對於在牆內平台上安利Fedi的看法
起因是有象友在微博安利“长毛象”,转发数上千,并且有大量网友涌入各Mastodon中文社区,造成部分Mastodon简中社区用户恐慌。
想起最初我从豆瓣移民到Mastodon时,也见证过一次关于能不能在墙内社交平台上宣传Mastodon的讨论。当时刚从监管之下的平台逃难出来的我持反对的态度,我的想法是安全屋怎么能主动暴露。
从那时到现在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,在这段时间里我对“长毛象”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如果将遵守ActivityPub协议的应用看作是一个宇宙(Fediverse)的话,那Mastodon只是其中一个星系。其他还包括Misskey,Pleroma等微博客平台,Funkwhale,Piselfed,PeerTube这样的媒体分享平台。可以说日常生活中能想到的社交平台,在这里都能找到替代品。在此期间我也尝试自己建立站点,并且在Fedi上认识不少有趣的网友。在Fedi发言、社交成为了理所应当的事,好像再也没有删帖这样的困扰。
转折点可能就在上两个星期吧,因为亲友始终使用墙内社交平台,想要和他们聊某些话题的时候非常不方便。我突然意识到网络监管和审核并没有远离,我还生活在这里,即使我不在新浪微博、豆瓣这样的平台发言了,但是敏感词屏蔽,删帖没有消失,而且离我那么近。简单来说我没有摆脱简中环境,这阴影始终笼罩着我,而我一直在逃避。
然后昨天看到两件事。
在微博安利“长毛象”的网友被私信谴责,当事人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我认识的站长因为里瓣认为Pleroma开放的搜索机制不“安全”就拉黑所有Pleroma站点(后经证实为误传)而生气。
又回到了最初那个问题,能不能在墙内社交平台上宣传Mastodon。这次我是支持向墙内宣传的,我越过高墙寻找自由,不是为了再修一堵高墙将这自由圈起来的。在特定的环境里不去说,换得虚幻的自由,这仍旧是在像高压妥协,这和豆瓣、微博之流屏蔽、删帖有什么分别,不过一个是被动,一个是主动罢了。我觉得Fedi不只是避风港,它应该是一个突破口,从这里开始恢复正常的交流与讨论,最后我们还是要回到墙内的世界里去,因为我们就在那里。
这次的事件里,我发现大多数网友还是支持在墙内宣传的,并且提出了该用何种方式宣传的讨论。实话实说,我不喜欢里瓣的理念:将自己隐藏起来,极力切断一切和墙内的联系,我有种感觉——他们似乎很享受“偷偷摸摸”发言的感觉。
网上冲浪,保护好自己的隐私最重要。对于网上的发言,既然已经发表在网络上了,你就没有办法当它不存在,老大哥想要看也未必没有办法。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SA 4.0 协议 ,转载请注明出处!
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Close Bitnami banner
Bitnami